主页 > D点生活 >【我家在异乡完结篇】大马人勤奋科伦坡人散漫斯里兰卡青年盼续留

【我家在异乡完结篇】大马人勤奋科伦坡人散漫斯里兰卡青年盼续留

2020-06-13 438浏览量
【我家在异乡完结篇】大马人勤奋科伦坡人散漫斯里兰卡青年盼续留【我家在异乡完结篇】大马人勤奋科伦坡人散漫斯里兰卡青年盼续留【我家在异乡完结篇】大马人勤奋科伦坡人散漫斯里兰卡青年盼续留【我家在异乡完结篇】大马人勤奋科伦坡人散漫斯里兰卡青年盼续留【我家在异乡完结篇】大马人勤奋科伦坡人散漫斯里兰卡青年盼续留【我家在异乡完结篇】大马人勤奋科伦坡人散漫斯里兰卡青年盼续留

斯里兰卡的科伦坡,入夜后极其安静,当地人下班后便是回家陪家人,加班这回事对当地打工族而言,似乎极其陌生。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当地人总是準时上班下班,今天无法完成而剩下的工作,便留到明天去解决。即使亚洲许多国家已因为时代的改变、科技高度发展及竞争激烈而不得不增加工时,但科伦坡人在工作方面却依然故我,似乎完全不担心会因此被淘汰。

由于斯里兰卡迟至2009年才正式结束内战,所以,该国至今仍处于复原期的状态,也因此,其发展自是难以与其他已稳定发展多年的国家相比,就以大马为例,虽然大马在亚洲区域内不算是发展迅速的国家,但其发展却明显快于斯里兰卡。

在大马旅居近10年的斯里兰卡青年友迪卡(Yuthika Peiris)说,科伦坡人下班后多会回家与家人共进晚餐,然后就待在客厅中观看电视节目,所以,当地街道在入夜后少有车辆,几乎每晚约9点后,整座城市就会安静得有如已经入睡,只剩下数家酒吧和便利商店仍旧在营业。

10年前,友迪卡只身到大马修读多媒体课程,而在这之前,他也曾跟随父母到大马旅游。

大学时期常接触时尚和设计

他披露,在前来大马深造之前,他原是在斯里兰卡的贵族学校──科伦坡皇家学院就读。“我到大马就学初期,先是在双威镇的一所大学就读多媒体,之后返回老家两年。”

由于他那为期两年的多媒体课程让他觉得意犹未尽,总觉得自己还未学到最喜欢的科目,于是,他返乡后决定再度到大马就读录像课程。

“其实,我过去曾接触过时尚界的朋友,并发现自己对于时尚拍摄有特大的兴趣。虽然我并非时尚达人,但光是摄影就会让我异常有动力。”

虽然他是外籍学生,但大马学校的同学都待他如自己人,并未把他视为外国人,这让他非常有归属感。

“我在大学就读时多接触时尚和设计系的学生,而他们常常需要找人替他们设计的服装拍照,或替他们举办时尚派对拍照,所以,他们常邀我担任他们的摄影师。”

在这过程中,他累积了不少拍摄经验,并对于时尚摄影跃跃一试。从他头上的髒辫(Dreadlocks)就可发现,他相当有个性。髒辫象徵着雷鬼鬼才Bob Marley的自由、潇洒和个性,而这正是友迪卡所追随的方向。

在大马完成学业以后,友迪卡曾担任一名本地着名摄影师的助理,但后来却因为内部沟通的问题而选择离开。

“摄影师本身对我非常好,但里头一名长辈却戴着有色眼镜看我。后来,我们在合作上都不很愉快,所以,选择离开也未必是一件坏事。”

询及他为何不返回科伦坡发展时,现年31岁的友迪卡说:“科伦坡的一切都很慢,要在那里当个录像师并不容易,若是要搞电影更是困难。”

他已在大马旅居近10年,对本地情况相当熟悉。提及斯里兰卡和大马的异同时,他说,除了斯里兰卡的咖哩比较辣之外,两国其他部分其实都挺相似的。

离製作公司当自由业者

自从毕业以后,友迪卡便决定继续留在大马继续学习,因为他早已经习惯这里的生活,同时也认为大马的时尚圈和製作团队都较为开放,适合他长远发展。

“虽然斯里兰卡的电影业发展也很不错,且有很多本土影片扬名国际,但对于新晋的电影人来说,那里并非一个理想的地方。而大马除了机会多,新人要租借道具也很方便,只上网一点击即可找到租借道具的管道。但斯里兰卡却不同,我之前回去的时候,几乎找不到可租借道具的地方。”

为了满足自己的摄影欲,他曾在本地旗下着名製作人的团队工作。“他曾要我马上把雷鬼音乐和摇滚乐的影像片段做结合,且只给我30分钟的时间。结果,作品出来后,他感到相当满意,所以一切都蛮顺利的。”

后来,他决定当一名自由业者,即自行接拍时尚录影工作。然而,曾有一段时间,他因为签证的问题而被迫返国一段时间。

曾因签证问题被迫返国

友迪卡说,他因签证出状况而被迫返国期间,一度感到非常迷茫。

“若要在马来西亚工作,首先必须在一间公司里工作,才能申请得到工作准证。“我一路以来都有将自己得作品上载到网络,希望可以让业界看到我的作品。我被迫返回斯里兰卡期间,就接到大马一间时尚杂誌公司拨来的电话,他们就是因为看了我的作品而愿意为我申请工作准证。”

于是,他于2016年初再度回到大马,继续编织未完的梦想。他一路来都对在大马获得工作机会非常感恩,而他也认为自己和大马人无异,且大马人也把他视为一分子。

“马来西亚的开放和机会,包括了他们肯接受后辈的新点子,并给予我们发挥的机会。斯里兰卡则不同,由于当地的时尚圈子并不大,所以,有名的就来来去去那几个。那些地位比较高的,更是常给人一种高不可攀的感觉,我们也自然少了很多发挥的机会。”

斯国人下班后不谈公事

友迪卡认为,大马人对工作的热情远胜科伦坡人。

“我和大马人可以坐在咖啡厅里一整天,只为了工作而进行交流,那是一种几乎废寝忘食的状态。但在斯里兰卡,大伙儿下班后就不再谈工作事宜。”

友迪卡特爱大马人对工作的热情,因为他本身也是一位对工作充满热忱的年轻人。

“科伦坡的一切都非常散漫。大伙儿下班以后就是休息,工作的事隔天再说。记得有一次,我回去家乡时,想为一名当地着名设计师进行拍摄工作。结果,当我们把行程和器具都安排好后,对方后来却不了了之。可能是当地的时尚圈对工作都不很看重的缘故。况且,当地不像大马这里每週都有时尚秀,那里每年就只有几场大型时装秀而已。所以,若要我拿家乡和大马作比较,或许会比较困难一些吧。”

他对自己的梦想有着热切的期待和盼望,并认为,在目前的阶段,大马可以给予他更大的发挥平台。

后来,友迪卡渐渐走进了电影业,并和同行朋友开始拍摄微电影。因此,他目前的身份相当複杂,既是全职的杂誌影像师,同时又兼职拍微电影。

合拍微电影美国获奖

友迪卡曾和本地导演合作拍摄一部微电影,内容是讲述罗兴亚人的逃亡过程,该作品后来在美国获颁奖项。

“拍电影的时候,我把自己和时尚拉开了距离。但实际上拍摄时尚也可以以电影手法做出来,那是我未来所要揣摩的。”他说。

从事影像事业对他而言,最具挑战的是如何在连续工作了12小时以后,仍旧可以打起精神来继续专注于工作,甚至还得想出新的点子。

在设法脑补之余,还得应付下一个全新的计划,这是非常不简单的工作,但他却无怨无悔,因为那是他所喜爱的工作。

他认为,事先研究和搜找资料的工作相当重要。“我多会先参考他国的影片,包括商业的、独立的,再从中去研发出一个和自己概念相同的点子。”

他认为,大马和斯里兰卡的影像业的工作情况相似,只是后者的机会较少,因此,在任何工作环境之下都有可能面对他人的排斥和歧视。

对他来说,目前最重要的是打好基础并不断地学习。“我挺喜欢在大马的生活,且已完全适应这里的生活,未来若有机会,我会选择继续在马来西亚工作,但是在申请工作准证方面却面对许多未知数。”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金沙电子mg|提供及时生活信息|汇集城市资讯|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热博rb88体育app下载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优德w88怎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