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D点生活 >【抗争时代】因和果

【抗争时代】因和果

2020-06-13 722浏览量
【抗争时代】因和果
kama.jpg

我相信因果。只是并非完全明白,因果的运作方式。所谓因果业报,并非今天给了行乞者十元,明天便中了六合彩之类的快速简单模式。每天都发生那幺多的事情,业在身语意之间迅速运转,寄生在每个人身上的因果,就有更複杂的酝酿、成熟和诞生的路径。

我无法睡。一整夜不睡的结果,就是血虚的情况更严重。我想睡,但睡不了,脑袋在暴力和因果之间运转。

今天,这一边,元朗地铁站发生几百个白衣黑帮无差别殴打民众事件,没有职员,车长停车开门,任由白衣人进入车厢用棍对乘客暴打,致电九九九没有人接听,警察在白衣人离开后才到场,而在警察离开后,白衣人再在连接地铁站的商场内无差别暴打途人。没有人来。

另一边,上环的防暴警对示威民众开了三十六枪,有人头部中枪,有人眼睛中枪。

这里再也不是安全的城巿。地底深处的恶意一再被挖出来。

几天前,读了《金刚经》内一个关于「忍辱」的故事。佛陀描述了他在多生多世之前,曾有一世是僧侣,外号「忍辱」大师。那天,他在一个森林里背靠大树禅修打坐。那森林是歌利王及其随从狩猎之地,而歌利王则以兇残横蛮闻名。王后那天也跟歌利王一起出宫,在男人们寻找猎物的时候,王后赏花游玩时遇上正在禅修的大师,非常诚心向佛的她上前打断了大师的禅修,向他请教各种灵性问题。他们热切地交谈的情况,被追捕猎物的歌利王看到,他认为这二人必有姦情,于是,命人把大师绑在木桩上,四肢大开,然后,他慢慢地,把大师的手指、脚趾,还有身体的其他部份,一个关节一个关节地切开。受尽痛苦的大师如何忍受呢。所谓忍辱,并非压抑,也不是虚假地对自己说,身体是虚无的,因为痛苦的感受如此血淋淋无可迴避。忍辱大师当时的面对方法是,无相。没有自我的概念(我相),没有众生的概念(众生相),也没有永生不灭的概念(寿者相)。在忍受着难以想像的痛苦之时,大师心里没有任何真实的概念,他只知道要忍耐这痛苦,不去怨恨伤害他的人。

对我来说,问题就在于如何「不去怨恨伤害自己的人」。愤怒的时候,那幺想要让加害自己的人下地狱,可是,真实的情况却是,愤怒让愤怒者创造了地狱给自己居住。忍辱大师洞悉了,自己是业的承受者,而暴虐的歌利王被心里淫秽的念头掌控,所以他看见了大师和王后谈话便看到了偷情的景像。歌利王虽然对大师行了酷刑,但他行刑的真正对象却非大师而是自己的无明。大师要忍辱,因为他知道,若对加害者生了怨念,就是为自己创造了新的业,这怨恨之业必有新的果报。他忍辱是为了停止仇佷的业。

执法者向群众开了枪,子弹伤了人,或会造成永久的残害,但驱使执法者开枪的却不是他眼前的人;白衣人无差别殴打民众,造成了民众身和心的伤害,也伤害了整个社会的信任,但白衣帮要伤害的却不是眼前的人。那些权力的持份者侵蚀我们,却不是为了这里的任何一个人。

游行的时候,听到「林郑落地狱」的口号,但我有时觉得,这里像一个地狱。如果有些甚幺令我感到有希望,大概就是一些在暴力和恐惧充斥四周时,仍然勇敢地不怀任何怨恨,做该做的事的人。例如在612当天被塑胶弹伤了右眼,视力几乎全失的老师,或,为了保护一个被十多个白衣人围群的巿民,而被打得头破血流的前主播。也有许多,没有被报导,在恐慌时,仍然良善慷慨,做该做的事的无名者。我知道他们一直都在,就像上帝和众神,一直都在。

我始终相信,因果报应。只是,因果循环的时间,往往不是人所能理解的。或许,一百年后,没有你也没有我的时候,今天的因所种下的果才会成熟。在複杂的,看来难以理解的因和果之间,人还是要好好地活着,以自己所受的苦,尽力理解他人,种下善良的因。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金沙电子mg|提供及时生活信息|汇集城市资讯|网站地图 申博66psb 申博sunbet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