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D点生活 >【救人联盟完结篇】红新月会勤办筹集血液运动推动“一户一捐血者

【救人联盟完结篇】红新月会勤办筹集血液运动推动“一户一捐血者

2020-06-13 663浏览量
【救人联盟完结篇】红新月会勤办筹集血液运动推动“一户一捐血者【救人联盟完结篇】红新月会勤办筹集血液运动推动“一户一捐血者【救人联盟完结篇】红新月会勤办筹集血液运动推动“一户一捐血者【救人联盟完结篇】红新月会勤办筹集血液运动推动“一户一捐血者【救人联盟完结篇】红新月会勤办筹集血液运动推动“一户一捐血者【救人联盟完结篇】红新月会勤办筹集血液运动推动“一户一捐血者【救人联盟完结篇】红新月会勤办筹集血液运动推动“一户一捐血者【救人联盟完结篇】红新月会勤办筹集血液运动推动“一户一捐血者【救人联盟完结篇】红新月会勤办筹集血液运动推动“一户一捐血者

“可以救人一命,真的很感动!”秉持着这单纯的信念,红新月会威中县捐血主任黄宝兴在34年前加入红新月会,之后率领捐血队积极在社区筹办捐血运动,每年平均举办20场捐血活动,为各大医院输送救命血。

从1990年开始,该组织便积极在社区推动“一户一救员”课程,教导民众急救知识。 2002年,该组织再推动“一户一捐血者”运动,鼓励更多人捐血救人。

成功救人很感动

不管是假日或农历新年,只要医院一通电话要求黄宝兴协助募集血液,他便会二话不说的领军捐血队,择日筹办捐血运动。

现年54岁的黄宝兴是于1985年随同一群朋友加入红新月会,当时的他,刚踏入社会工作。

记得有一年,一名摩多骑士遇车祸昏迷。黄宝兴刚好路过,他见对方没了呼吸,马上叫在场者帮忙把年轻人抬上车送往医院,而他在车上也不停为伤者进行心肺复苏法,使之重新恢复呼吸和心跳。

那一刻,他真的很感动,他说,当他看到伤者接受心肺复苏法后悠然醒转时,他内心的开心,无法用笔墨来形容,至今仍记忆犹新。

又有一次,他在医院见到一名婆婆,上前慰问时,婆婆回称:“我输了两包血,如果没有这些血,我早就不在了……”当下,他再次被触动。

这几件事后来也成了他投入推动捐血运动的动力。

1990年,他出任成人组第八分队的指挥官,负责推广捐血运动。翌年,他与团队开始推动社区首届“一户一救员”课程,向民众传授急救知识,以便民众学会在黄金时间抢救伤者的基本方式。

2002年,他当上捐血主任,且一当便是17年,他每天的任务就是确保各大医院的血库的血量充足。

2016年,红新月会威中县共举办了23场捐血活动、2017年则有24场,2018年也办了21场。去年,该会共为槟城、亚罗士打及居林各政府医院筹集了2592包血,私立医院则430包。

黄宝兴强调,推广捐血运动能彰显团队合作精神,而一场捐血运动能否顺利进行,还得仰赖该会的成人组、中学生的少年组、各界热心志工,加上各社区组织、慈善团体及学校等单位的合作,才能成功缔造爱心社区。

“我的家庭日也是带孩子一起做义工的日子,让孩子了解捐血的重要性。虽然我们不是医生,但病患或伤者失血后,都需要输血才能保命。”

不久前,在日新独中举行的捐血活动上,一名家长告诉他,指自己20年前曾捐血给母亲,之后就再也没有捐血。

“事隔20年,他再次捐血,恰逢当天是母亲节。捐血给母亲是小爱,捐血给大众却是大爱,希望他能把这份功德回向给母亲。”

他说,早年每逢新年期间,医院血库都会闹血荒,甚至需要向南马医院“借血”,所幸近年的情况已有好转。

据该会的资料显示,2017年大年初二举办的捐血运动,共有150人报名捐血,让该会成功筹获118包血。2018年大年初三,则有246人报名,筹获176包血;2019年的年初六,有506人报名捐血,筹获365包血。

首场运动无人报名

普罗大众的捐血意识虽已逐步提升,但仍有一些民众对此存有迷思,且对捐血与否犹豫不决,甚至望而却步。

黄宝兴坦言,在推广捐血运动初期非常困难,一来是因民众不了解捐血的意义,且大多数人思想保守,抗拒捐血。

“早年举办的第一场捐血运动,竟然没有民众报名,只有理事会8名成员响应。”

然而,他并未因此打退堂鼓,经过多年努力,去年举办的21场捐血运动的登记人数已高达4045人,成功捐血者有3022人。今年1月至4月,该会也办了5场捐血运动,登记者1496人,成功捐血者有1094人,与此同时,在场签署器官捐献者也有34人。

可喜的是,捐血运动近几年已延伸至马来社区,许多友族也积极向应,即使捐血地点设在华裔庙宇或教堂,友族也都不忌讳,而这是威中县捐血队努力多年的成果。

他认为,友族进入华裔庙宇捐血时,也是一种文化交融,友族可藉此认识华族文化,互相交流。大家不分你我,一起捐血救人。

年满18岁可自主捐血

黄宝兴希望民众能齐心协力达致“一户一捐血者”目标,若每家每户都有一名捐血者,那就能藉助他们的力量鼓励其他家庭成员加入捐血行列,挽救更多生命。

他也鼓励中学生参加少年组,并通过参与服务活动启发爱心,让这群捐血的小勇士了解捐血的意义。

“只要年满18岁的少年就可主动投入捐血行列。”

该会这些年也到小学校园举办公益活动,希望为孩子的小小心灵播下善的种子,灌输孩子乐于助人、响应环保、减少垃圾和爱护生命和地球的理念。

出国刚返马者 1个月内禁捐

医院血库在假期或佳节期间经常缺血,但捐血者却也相对减少,以致血库出现供不应求的窘境。

黄宝兴说,缺血因素甚多,包括政府医院规定,凡出国旅游回来者在刚回马的一个月内不能捐血,因为出国者可能染上国外流感病毒或其他细菌。

“诗布朗再也医院的血库严缺血液,平均每天需使用40包血,而居林医院每天需20包,大山脚医院则需10包。

捐血者年龄一般介于18至60岁,未满18岁者需获父母同意,至于61岁或以上者则需提前到医院血库谘询及做检查,视健康报告结果来决定是否适合捐血。

“一般政府医院不接受51岁以上者捐血,若是52岁以上又不曾捐血者,一般都不被接受。如果是长期捐血者,那幺,即使他们的年龄已届60岁,仍可继续捐血。 ”

怀孕来经哺乳期不宜捐

黄宝兴说,一般人捐血前需有足够的睡眠,且勿空腹,女性若怀孕、生理期、哺乳期期间也都不能捐血。

“至于高风险带菌者,包括B型及C型肝炎带菌者、爱滋病患者、吸毒者及性工作者等也不能捐血,以确保输血者获得安全血液。”

他补充说,刚结婚不满一个月、没有固定性伴侣者也不能捐血。

欲了解捐血队活动详情者,可登入红新月会威中捐血队网站http://bloodonor.gbs2u.com。

张挂宣传布条  常面对官僚体系繁文缛节

红新月会平日也通过各种管道,包括媒体的报导,以及悬挂布条宣传捐血的基本常识等方式,鼓励更多人前来捐血。但在向当局申请悬挂宣传布条时,常遭官僚体系的繁文缛节所累,且需额外付费,过程耗时伤神。

黄宝兴说,首先,该会得先缴付10令吉,充作当局审核宣传文字的费用,待有关文字通过后,该会又得支付每张布条2令吉的申请费,以及15令吉的抵押金,每一场捐血活动需悬挂约60张布条,估计花费约1020令吉。

“若要申请豁免抵押金,就必须先把收据提交到有关部门,活动结束后再写信给市政局,申请退还抵押金表格,若档案资料不齐全,申请会被退回,这时,抵押金就再也要不回来了。若一切顺利,还得等当局审核,并在一两个月后才能领回抵押金。”

他呼吁市政局简化这项申请程序,并豁免申请费用。

“我们都是义务工作者,大家有各自的生活和工作,而这种一来一往的繁文缛节,不但为我们增添不少麻烦,也影响我们的工作效率。”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金沙电子mg|提供及时生活信息|汇集城市资讯|网站地图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通亚娱乐772332最佳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宝格娱乐平台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