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D点生活 >【教育侏罗纪・写作教育】何福仁访谈(上):文学不做救世主

【教育侏罗纪・写作教育】何福仁访谈(上):文学不做救世主

2020-06-13 663浏览量
【教育侏罗纪・写作教育】何福仁访谈(上):文学不做救世主

整理:致宁

何:何福仁

邓:邓小桦


(按:文学馆此前进行了一系列有关写作教育的研究,感谢何福仁先生拨冗参与访谈,分享对文学写作教育的看法。虚词现转载稍经删整的版本,题目为编辑所拟。)


邓:我觉得现在年轻人的情绪问题严重了。以前我们上学的日子浑浑噩噩就过了,现在的学生就过得很艰难,经常泪涟涟的。有时会想是否可以文学教育的方式去提供一点帮助,一边教学生写作,一边帮忙处理情绪问题。


何:经常泪涟涟的,可能和整个社会环境、家庭等有关,文学可能解决不了问题。据我所知,很多文学作家都患有抑郁症,例如邱妙津。所以首先要釐清,究竟写作是课程最重要的目标,还是透过写作这种工具去协助学生健康成长?


学生可以活下去,但如果感到忧郁和孤独,挖出了自己黑暗的一面,之后要怎样处理呢?文学家能够梳理、改善别人的情绪吗?情绪问题需要专业的心理学家去处理。文学作品读得多,可能让人获得安慰,但也可能愈来愈感觉孤独。有谁不是孤独地写作呢?欢快的文学很少。


文学不担保快乐

邓:这也是文学教育界常见的观点:学生的情绪问题是无法治疗的。我们找不同人讨论,就是想收集不同光谱的意见。


何:不是无法治疗,而是这些治疗并不是文学家的工作。文学就是要批评、反省社会,歌颂政府而在文学上有成就的作家,在中外文学史上是少之又少。文学家不会提出诊治社会问题的办法,他们抒发不满、批评不公,我们阅读这些文字会感到快乐?


假如杜甫和李白从政,他们能解决社会问题吗?杜甫诗云:「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尧舜又能解决天宝十四年的问题?那幺简单,可见他并不懂得複杂的政治事务。李白斗酒诗百篇,饮得醉昏昏,天子呼来不上船,又何能从政?苏东坡从政最大的建设就是修筑一条苏堤,然后就贬谪至海南岛。中国历史上惟一有政绩的文人是王阳明,而他首先是一位哲学家。诗人作家从事的是创作,离开了本行,他只是常人,他的意见可能好,也可能坏。文学可以提出问题,但不会给予答案,政治问题,只有政治家才能交出答案,也不一定是好的答案。


至于怎样帮助年轻人健康地成长,这是教育家回答的问题。文学教育针对的是文学,是让学生知道文学,以至写作,是怎幺一回事。我甚至怀疑,文学教育能否培养出好的文学家呢?成功与否,视乎学生往后的自我修为。


教育的本质也是这样:让学生明辨事情,知道自己有甚麽选择,不是单一的选择。我在有宗教背景的学校读书,但学校不会限定我们要做牧师,甚至不一定要做信徒。佛教学校也不一定要人出家吧。而是让你认识宗教是怎幺一回事,你相信,最好,但仍然由你选择,不会因为不信教而被褫夺学籍,也不会因为信教的学生不多,而认为失败。你可以因为文学教育而成为文学家,但这些都不该是文学教育的最终目的。


文学是非道德的审美过程

邓:以你自己为例,接触文学对你的人生有甚麽影响?如果以前没有写作,人生会有甚麽不同呢?


何:文学丰富了我的想像,使我对语言更加敏感。其实文学是一个审美过程,文学教育可以训练语文的表达能力,打开感性和想像思维。至于「文学会使你成为好人」这种观点,我认为是骗人的。当然有很多作家是好人,但亦有人不过是利用文学作为手段去获得名利。如果我对人生还有一点价值的追求,坚持某些信念,与其说是来自文学,不如说是来自哲学,中国的,加上一些西方的。


邓:文学的训练会否包括自我认识?有了表达能力和感性思维,我们可以认识自己和外在的世界。


何:是的,但到底选择做甚麽还是由你自己决定。李斯的学问绝对不少,也最能审时度势了,比老师荀子知机得多,但他是好人还是坏人呢?历史上很多出色的文学家都做了汉奸,例如汪精卫,他的诗写得真好,我几乎以为民国以来他的旧诗最佳;又如胡兰成,有人喜欢他的文章,我讨厌是一回事。


这是他们的选择,错误的选择。文学教育家声称文学能诱使学生发掘真善美,这是未必能达成的良好愿望。魔鬼未堕落之前,本来也是天使,但他选择成为魔鬼,这事情就连上帝也无可奈何。


邓:但年轻人的人生经验尚浅,有时候未懂得去选择。遇到这些学生,你会怎样教他有甚麽选择?


何:问题就在这里,这不是文学教育要处理的问题。我认为办文学教育,首先要釐清文学是甚麽。文学是非道德的(amoral),但不是不道德的(immoral),而是与一对一地的道德无关。文学也是非历史的(ahistorical),它可以是历史,也可以不是历史。有种说法是文学会有德育价值,但到底你会发现没有的。有人说,这个文学作品的好处是教训我们要做一个好人,或者退一步说,这作品能反映现实,我觉得这些东西都与文学无关,只是作品呈现的某种现象。要是你这样想,要求德育的价值,那幺选材就会选所谓健康的、道德的,再进一步,政治正确的……而这不是文学的全部。


《出师表》很失败

何︰米兰.昆德拉曾批评佐治.奥威尔的《1984》,说这本小说会有流毒,因为它将现实生活缩减为政治的理论,然后再缩减为负面的政治宣传。生活是很宽阔的,政治只是其中一面。你可能说,文学作品反映那个时代的极权主义,但这与文学无关,等于说,这作品描写了一个坏男人和一个坏女人,这与它是否好的文学有甚麽关係呢?文学是一个审美过程,作品要通过文字与美学形式去呈现。


教育家固然希望学生成为好人,成为良好市民,但好人、良好市民的準则怎会是铁板一块?良好市民,不一定拥护政府。这幺多年来,中文科教材都有《出师表》这类忠君爱国的文本。诸葛亮在文中每一段都祭出刘禅的父亲,你的父亲怎样怎样,这个那个完全由于你的父亲,你说刘禅怎会听得进去?《出师表》作为游说文的範例是失败的,因为作者没有弄清楚要说服的对象,没有游说的技巧,他的对象甚至可能不是刘禅,而是为了向后世交代。其他教材例如《陋室铭》,其思维放在现代也很有问题。怎会说「往来无白丁」这般势利的话呢?


(鸣谢:何鸿毅家族基金)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金沙电子mg|提供及时生活信息|汇集城市资讯|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新濠天地电子登陆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金沙游戏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