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D点生活 >【教育侏罗纪・大专教育】摇摇欲坠的成长基础

【教育侏罗纪・大专教育】摇摇欲坠的成长基础

2020-06-13 883浏览量
【教育侏罗纪・大专教育】摇摇欲坠的成长基础


今年是我在大专任教的第三年,任教「基础文凭」程度学生则第二年。所谓「基础文凭」,对象是没有在中学文凭试上拿取五科二级的「失败者」。亦即是说,同学们在中学文凭试的中、英、数、通识及一个选修科之中,有一科或多科只有「1」的等级,不符合入读高级文凭或副学士资格,需要多一年巩固基础的时间,才有机会衔接高级文凭或副学士。除了在考试中一时失手才落得低分下场的个别同学外,这些学生大多在中小学期间已是成绩较弱的一群,学术、语文根基普遍薄弱,而且家庭支援不多。他们各自背负着自己的故事,进入了大专的门槛。


在大专任教,较幸运的是工时总算比任教中小学有弹性,除了自己有课的时段外,其余时间怎样安排,学校通常不过问。从这角度看,虽然偶有杂务处理,但我总算能够拨出一些时间与学生倾谈相处,并在有需要的情况下,给予个别支援。然而这份工作却一点也不容易。如果你真诚希望可以在学生身上发挥一点影响力,并与有需要的同学深入交流,你会发现,他们经历的问题实在不简单。成绩不好,很可能只是问题的表癥,背后有太多太多的因素,影响着这群年轻人的成长。一路走来,他们当中有好些人历尽坎坷、充满挫败。


今届就读全日制基础文凭的二十六名学生当中,一个患有过度活跃症,会在你讲课时无端插嘴,打断你思路;一个严重读写困难,从学期初到学期尾从没有跟上过内容;一个有自杀纪录,读到一半想要放弃,对很多科目完全提不起劲;另一个同学在上学期态度良好,却在下学期甫开始便与脾气暴躁的母亲闹翻,离家出走。还有一个女孩,长得很瘦,我一直担心她不知是不是有厌食倾向,但她很少上课,电话讯息也不回覆,一直未有机会和她详谈—又或者,她其实不会愿意和任何师长详谈。其他的,大半都没有动力上课:早上九点的课,十时半才陆续到达是常事。


有自杀纪录的同学向我坦言了他家里的状况。他觉得父母多年来对他非常冷漠,后来父母离异,他一直都以为自己是导致此事的「元兇」。他初中开始结识黑社会,经常打架犯事,被判入某基督教教导所一年,之后才辗转转校,继续高中课程。文凭试前几个月,他与女友闹翻,父母恰巧亦在这一年各自找到新伴侣,与他关係比以前更疏离。在觉得众叛亲离、寂寞难堪之际,他吞下了二百粒安眠药,企图自尽,后被救回。在整个文凭试进行期间,他几乎都要留在医院。最后他只能应考一科。


与母亲闹翻的女孩也跟我谈了好几次。上学期刚认识她的时候,我还觉得她是颇好学的学生。她在课后留下来,拿着手提电脑,把作文初稿给我看。我跟她谈了好一会,了解她从小的学习历程。她说至今仍记得那兇恶的幼稚园老师。老师觉得她的字写得不好,于是走过来很用力地捏着她的手,一边责骂她,一边逼她写。从此,她很怕上学。一直到小学、中学期间,她总是躲在教室的一角,不会主动找老师,也不会在课上发言。(我这才意识到她这次带着作文初稿主动找我,原来是需要多大的勇气,突破了多少的心理关卡!)初中几年间,她更加被同学欺凌。她同校的男友曾跟她说,觉得她彷彿每天都带着一朵乌云在头上。来到大专的上学期,她觉得这朵乌云好像逐渐消散了;怎料下学期开始时,母亲脾气愈来愈暴躁,经常拿她和其他入了大学的年青人作比较,说了很多难听的话。有一段时间,她离家往男友处暂居,但受情绪影响,开始失眠,生病,上不了课。她在功课上常有延迟,与其他同学合作做专题报告时出了不少误会。她说,那朵乌云又回来了。


对于这些学生,我所能给的,都只是微不足道的、小小的倾谈时间,一一处理着从幼稚园、小学、中学都未有妥善解决的成长和学业问题。当生活里和心里都有太多未解的结,年青人就无法安下心来,专注学习课堂的知识。这样的情况下,成绩又怎会一下子好起来呢﹖就这幺来读一个「基础文凭」,又怎能真的那幺容易把「基础」在两个学期内补回来呢﹖


除了以上两人,班上还有其他没跟我说过成长故事的学生们──我不知道他们的经历有没有那幺坎坷,但他们在学习上都似乎一直缺乏适切的指导。在中、小学十多年里,这群学生的学业成绩长期处于下游,至今他们已习惯觉得学习就是苦差。从小到大维持了十多年的思想,亦没可能在来到大专的这一年突然改变。


于是,在我眼前的这班同学,在上课时不断滑手机、各自窃窃私语,从不专心听课;有些人只关注你教的是不是直接和考试相关,让他可以直接背诵;你想把课堂弄得更丰富,叫他进行额外的思考,他却懒得反应。我任教的是英文,情况更糟:因为他们从小底子就不好,你说一句英文都要担心他们是不是有几个字会听不明白;用英文打印的功课指引,没有什幺人愿意慢慢细看,直接拿出来问你该怎样做,但他问的,明明就是你印在纸上已说明清楚的那几点……至于任教的内容,大可以从小学程度的补充练习抽取,因为你会发现,好些同学真的从来都没有掌握过那些基础。


对着他们,爱也不是,恨也不是,完全冷漠麻木我又做不到。


初入行的时候,我还以为,任教大专比教授中小学可以更专注于知识的传授,因为学生们已经成年,照道理已懂自律,会专心上课,追求更高层次的知识;但真正接触过学生后,你会发现他们仍是一群苦恼的少年。原来所谓「成年」的十八岁,并没有突然解决了那些积压已久的问题;他们个个外表长得像成年人,但内心仍是那个困恼交加、只想去玩,而且什幺待人接物都不晓得的小孩子。


仅仅一年的「基础文凭」结束后,这群青年人何去何从﹖大部份将被「衔接」至他们本来不合资格入读的高级文凭或副学士,更因此有可能迈向各种专业(如社工、幼儿教育、设计等)。表面的学历普遍高了,但莘莘学子仍在成长路上继续跌碰,心智仍未步向真正的成熟。最后谁可以成为社会的栋樑呢﹖

(全文原标题:〈摇摇欲坠的成长基础,谁来巩固﹖──于大专任教基础文凭琐事琐感〉,现标题由编辑所拟。)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金沙电子mg|提供及时生活信息|汇集城市资讯|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18luck客户端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金沙娱城3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