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D点生活 >【教育侏罗纪・学生成长】阿绿的一天

【教育侏罗纪・学生成长】阿绿的一天

2020-06-13 130浏览量
【教育侏罗纪・学生成长】阿绿的一天

雨仍在下。阿绿一边看着外面地上枯萎的枝叶,一边听着老师以低沉暗哑的嗓音呢喃,如幽灵般在空中迴环往复。今天是星期一,没有第六课,可以到楼上书店看书,阿绿想。


阿绿中三那年转到这所传统男校读书,现为一名中五学生。他在精英班里排名十五,尚算安全,可以在大海里浮游而不被大鱼吞噬。阿绿其实只喜欢看课外书。他最喜欢读韩丽珠的《离心带》;他觉得这里的学生都患有飘蕩症,如风筝般在混浊的天空中飘浮。(你呢啲低层净係识睇垃圾书!)但阿绿不説。他沉默寡言。(唔到你呢啲低层讲嘢。)


「各位同学,今天我们练习二零一三年中文科文凭试卷二,题目为〈成长〉。同学宜善用对比,呈现空瓶与火焰的分别⋯⋯」穿黑色连身裙、涂黑色唇彩的林老师道。她被公认为最具经验的老师,贴题极準。


「那我们应以哪种文体处理题目?」老师未说罢,恆已把嘴巴弯成适当弧度,举手提问。(一定要冧掂Miss Lam,等佢SBA比高分啲。)恆去年是全班第一。


老师解答问题后,课室里的空气瞬间变得使人窒息。阿绿别过脸,看见那头绿色的兽依旧蛰伏在阴暗的角落;牠会随时窜出来,缠绕学生的颈项,使其不能完成习作。(啱喇啲低级学生要罚留堂。)风扇呼呼地转;空调消化热气喷出微凉的风;笔尖与白纸间磨擦形成一堆黑色的孑孓;字母语例方程式在空中飘浮。


阿绿由此想起,小时候那个可恶的拍子机指针总在踢跶乱舞;他是在钢琴前明白生命是延绵不绝的练习与鞭打。他又时常在课室里听到母亲劏鱼的声音,剁剁,剁剁,仿佛看见前面同学的头上有一滩乾涸的血。


阿绿深谙考试标準。他以顾城的诗句与陶渊明之例佐证,层层推进,说明学生是燃烧的火焰。不过,他刻意在文字里夹杂了些沙石,以免夺取全班第一。(你唔好谂住僭越啊!)他其实想以魔幻写实的手法写,成长,不过是把身体里的胖子压缩,然后把自己塞进玻璃瓶里,但他知道老师一定会叫他重作。


叮噹叮噹,钟声响起,是阿绿最讨厌的小息。阿绿倚着窗边,读自己的书。有些同学继续完成作文,有些则在做历届试卷,像发条玩具般按着节奏拉扯臂部肌肉。(阿恆,可唔可以借YY Chan 啲Notes比我?)绿色的兽依旧伏在课室的一角,等待可供啃咬的肉体。(我啲notes抄得有啲乱喎,你借阿生嗰份啦!)阿绿想像学生如书本里所述,被领到密室里,製造人皮气球勒死自己。(阿生,唔好借比佢!)这时,窗外有一只黑鸟飞过,停在枝桠间;货车辗过枯叶,喷出滚滚浓烟。


「你做乜X嘢啊?」阿绿突然听到背后有一把尖利响亮的声音道。


「惊你啊?只揪吖!」阿绿别过头,看见阿生一拳捅进纤瘦的阿明的肚腹。课室里出现了哇的一声,然后是零碎的拍掌声和欢呼声。阿明按着腹部,并拿起人家的计数机敲打阿生的头。阿生不甘示弱,一把揪着阿明的领带;阿明则强行撕扯阿生的头髮。他们活像野猪和小刺猬,野猪以庞大的身躯顶撞刺猬,刺猬则以尖刺戳破野猪的表皮。没有人知道他们因甚幺打架,也没有人对此感兴趣。阿绿坐在一旁,不语。是的,他必须如此。(坐定定,唔到你呢啲低层出声啊!)


阿绿清楚记得,中三那年他是怎样被阿恆欺负的。数学课时老师发回测验卷(那是学期首次测验),并宣布阿绿取得全班第一。返回座位后,阿恆大力踩踏阿绿的皮鞋,并板着脸説:「你很大胆!你以为你是谁?」阿绿愣了愣,心想,首天踏进课室阿恆以可掬的笑容迎接他,又举手向老师自荐会好好照顾他,现下阿恆为何会变成这样?接下来的小息阿恆给了他一己耳光,并猛力撕扯阿绿的头髮,使他痛得歇斯底理。(你呢啲低层小心啲呀,唔好谂住向老师投诉,唔係我就封杀你!)放学后阿绿照样向班主任投诉,怎料班主任竟笑着回答,你忍耐一下吧。翌日回到课室,确实没有同学理会他。(因住我老窦出封律师信告你诽谤啊!)


通识科Miss So看见阿生和阿明打架,便叫同学帮忙阻止他们,并通知训导主任。阿恆立即走前去,抓住阿生的手,不让他触碰阿明。(今次IES一定满分!)他又发施号令,着其他同学找李老师。阿恆笑着跟Miss So说:「Miss So,我陪伴他们见训导主任吧,不用劳烦老师您了。」Miss So莞薾并点头。


「刚刚阿恆作了个好榜样。大家也应学习他见义勇为。今天我们看「个人成长」单元的笔记⋯⋯」课室又回复一片死寂。风扇呼呼地转,粉笔搭搭地写,铅笔沙沙地抄,像一首重複而安静的乐曲。


阿绿一边在笔记上打圈,一边看着窗外的黄叶经风一吹,从树上掉下来。阿绿又开始想今天放学要买甚幺书,想着想着,外面的雨停了,久违的太阳终于露出脸来。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金沙电子mg|提供及时生活信息|汇集城市资讯|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nbet开户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真人盘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