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D点生活 >【散文】我狱九月──王院子狱中日记

【散文】我狱九月──王院子狱中日记

2020-06-13 751浏览量
【散文】我狱九月──王院子狱中日记

〈我狱九月――王院子狱中日记〉作者全文朗读

〈我狱九月――王院子狱中日记〉作者全文朗读

00:00:00 / 00:00:00

读取中...

● 想念

● 安静

● 验身

● 第一餐

绘图|61Chi

● 旧家

● 胖颱

● 抽风机

● 囚

● 落雨

绘图|61Chi

● 父亲

● 老房子

左图:作者王院子父母与大姊。右图:作者(左下)儿时与二姊(右)大姊(左上)合影。(作者王院子提供)【后记】

只有我自己最清楚,我是如何一步一步的走向「我狱九月」。

说是我狱九月,其实我的刑期是三年一。一年一必须服刑 , 二年可以罚金易科。一年一,因为收押禁见四个月。遂有余九个月之刑期。

我的双亲,同在民国八十五年往生。母亲心脏病昏迷,逝世在六月。父亲则因肺癌,追随在后。他走的那天,恰恰是他最疼爱的老五十二月月初的生日。

父亲清醒之日,我从罗东去看他。一星期总是一次。他轻声地说:「不可以借钱给老二哦……,妳借她,爸爸会生气!」

其实,父亲在医院之时,正是我开始帮助老二之始。

庞大的资助,加上我们旧家与土地的借贷,朋友帮忙的利息……,十几年旧帐未能清理,还一直不断的衍生新的债务。紧急时,开始横心的往地下钱庄借钱。各家的地下钱庄,当然探听稳当,餵饱养足。地下钱庄还尊称我们是乖巧的模範生。

我不尊重金钱,金钱又如何眷顾我?我觉得借钱容易,遂开始替朋友週转。总是心思单纯善良到了底,背书担当,终至愚蠢。

一亿多的债务,老家田产,一夕易主。姐妹哭成一团,我天上双亲必然再心死一次。

不用赶忙银行,不必再记载加减数字,帐册弃丢桌上。我躲开众人,藏在宽大的旧家。猫狗都在,牠们在我人生大难大错之中,默默的陪着。

旧家窗户玻璃上,有些小小铁弹穿过的圆孔,地下钱庄惯用的手法。

我最最平静的几个月,在旧家卧室里,重拾阅读、呆坐与听音乐的往日习惯。我知道,隔着窗户的外面世界,铁定耳语流言四起……。单纯的事件,因为没有在场的每个人,他们非常喜欢装成他们都在场,複杂起来了。

通通不对。这是许多角色分演的一齣戏剧,长达十五年。人们的心绪,多重的变化与自顾,钱币纸钞的扬飞,旋转旋转于上。这戏,没有真正的坏人,只有顾看自己的人。

多年以后,我在镇上遇见这个经济小风暴中的一位演员朋友。她欺骗了我,只为了多讨一些金钱回去她的皮包。她举起大拇指,大声肯定的告诉在一旁,我们的镇民代表:「我,到哪里,都说,妳,是真正的好人!」

我是真正的好人?

好人一个,替朋友背书的支票,是芭乐水果票。地下钱庄一状告进警局。他们有他们的能处,我是乖顺的模範生啊。诉讼三年,花费的又是金钱与时间。芭乐票历历在桌,这个部份,真的是输掉。

民国103年七月,我须报到执行,收押禁见四个月。故,我狱九月。另外的多张芭乐票,一票一罪一罚。总计二年。

我狱九月,我安心準备下赴约。狱中回到最为安全安心的地方。主管说,每个人来,都说自己是冤枉的。

我静静的观看我狱。常常忆及过往,常常做梦,纵使迁家两回,梦中所有情景,都在旧家。也许,错,都是在旧家。

民国104年四月出狱。返回租处「巷院子」。「巷院子」蒙尘九个月,稍稍拭擦,依然明亮。第一晚,床舖无法清理。我竟可以席地而睡。往后的人生,我想,应该没有难处了吧。

作者小传─王院子

现名王人立,父母给的名字王瑞节,台湾宜兰人,四年九班。喜欢阅读、涂猫、写字。一个人,十狗,八猫,一摩托车。谢谢挺我的朋友,谢谢气我的朋友,我是好人中的坏人,坏人中的好人。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金沙电子mg|提供及时生活信息|汇集城市资讯|网站地图 申博8国际 申博官方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