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C生活通 >【教育侏罗纪】开历史倒车、碍未来发展——为何我反对删减中文科

【教育侏罗纪】开历史倒车、碍未来发展——为何我反对删减中文科

2020-06-13 618浏览量
【教育侏罗纪】开历史倒车、碍未来发展——为何我反对删减中文科

一如所有学习领域(KLA, Key Learning Areas),中国语文科一直以来也有自己的课程设计理念,而以下来自教育局网页的文字,正好说明本港中文教育政策及发展的理念。

学习领域定位

中国语文是学习各门学问的基础,而语文学习必须在学生的母语基础上发展。语文教育的主要任务是要提高学生运用语言的能力,要学生掌握规範的书面语,能说流利而得体的粤语和普通话,同时感受语言文字之美,培养语文学习的兴趣,发展高层次思维能力和良好思维素质,得到审美、品德的培养和文化的薰陶,以美化人格,促进全人发展。


无容置疑,这段「攞你命三千」式的大杂烩文字反映的,正是课程设计者贪多务得的心态:学生不仅要「掌握」「规範的书面语」,要「能说」「流利而得体的粤语」。还要从美学角度「欣赏」语言文字,甚至透过本科「发展高层次思维能力和良好思维素质」!

事实上,只要我们细心咀嚼当中的文字,便会发现他们对学生的要求其实高得不设实际。

众所周知,欣赏文学之美和强调语文的实用性本来就是两套截然不同的语文学习进路,亦是本地中文教育路线之争的根源。前者针对思维发展,不避主观,尤重个人体会感受分析评价;后者讲究基本沟通能力和组织能力,以客观简洁为上。两条进路之差异极大,学习目标亦不尽相同,惟当局在设计新高中学制时,既想协助学子应付日后的职场需要,于是加入大量基本语文沟通元素,强调读写听说训练甚至包括综合能力,又希望维持课程中的文学元素,例如在卷一阅读理解中渗入不少有关写作技巧或结构分析的高阶思维题目,以求面面俱到。

因应各种不同的「需求」,当局试图利用中文科有限教时为学生提供「全面而均衡的语文学习经历」。结果,中文科合格率较其他必修科目为低,而大学入学之基本要求,即两科语文必须达 3 等的规例,更令问题雪上加霜,终致中国语文科成为人见人怕的死亡之卷,学生压力之源。

考试的本义是「评核促进学习」(assessment for learning),惜在僧多粥少学位不足的现实情况,及考试主导学习所引起的恶性循环下,考试遂成考生眼中十恶不赦的「杀人机器」。事实上,要出一份好的母语考卷着实不易。因为基本上每人也可在某程度上听懂读通本国语文,要在当中分出高下确非易事。何况语文学习并不如其他学科(尤其理科)有相对客观公正之评分準则,而当主观成分出现,自有评核差异之议,当中尤以写作及口语两份强调表达技巧的考卷最具争议。犹幸写作一卷在中国考场已有百年以上历史,国人早已适应,于是当考试压力影响学子身心一类争议出现,首当其冲的便是「游谈无根」的口语沟通能力考核。

不过无可否认的是,新高中学制的口语沟通能力考核之设计确实思虑不周。以往高考中文科口试,利用小组讨论考核学生之沟通应对能力,再以个人短讲考核组织结构等能力,两者本来相辅相成,可惜文凭试忽然转考朗读,大搞正音正字,其后在一片业内反对声中,备受抨击朗读部分终被删除。所谓思虑欠详,正是如此。

此外,受亚洲地区应试文化主导之氛围影响,口试出题者为求新意往往选择「钻空子」,共识题、排优次等新类型题目登场,不单无形中增加学生之学习压力,更加强只考小组讨论导致评分不公的刻板印象。伴随口语沟通试题模式之常变多变,补习名师或日校老师为了帮助学生力争上游,自会想方设法加入套路或奇招以恫吓同组对手。设题者和学生(及其背后军师)一如战时敌对国家实行军事竞赛,近年更有指部分成年考生故意报考口试搞局,故有论者曰,目前口试模式不但未能提升整体口语水平,更令该卷失去本身价值,如同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

现在坊间盛传教育当局可能删减中文科之听讲及综合能力部分,或以校本评核制度应付口试一卷,据了解,此方案得到一定数量的支持,但愚见以为,这建议表面上似乎有助学生减压,但实际却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不但开了历史倒车,更是阻碍学子未来长远发展的短视措施。

懂得与人互动沟通、多元协作及处理複杂人际关係明显是 21 世纪年轻人必须掌握的「应用技能」/软技能(soft skills),而适当的口语沟通训练,绝对是当中的关键要务。观乎目前的社会发展,不论政商或其他专业界别,均有机会接触媒体或社交平台,并要兼顾「公关形象」,或与其他不同界别人士进行不同形式的合作,而口语表达能力及聆听理解能力训练亦因此变得十分重要。事实上,只要训练内容及题目合宜,小组讨论绝对有助学生提升听讲水平。

事实上,通识科之专题研习即使改成小组协作形式,甚至改为以口述报告形式考核,仍不足以取代小组讨论独有之思辩训练。或曰,目前单考小组讨论可能出现前文提及种种评分不公的现象,但愚见以为,当局只消乘机拨乱加入昔日个人短讲成分,问题自可迎刃而解。事实上,个人短讲部分犹如短文写作之口述版本,只要题目不过分艰深,理应不用加深师生压力,更可协助部分有特殊学习需要的学生利用笔试以外方法取得应有分数,实在一举两得。

小结:

观乎目前行内对课程修订的种种方案,删去综合能力一卷最能平衡语言学习需要和学生应试压力问题,其次可再考虑删去聆听一卷或部分校本评核内容,至于口语沟通能力考核,为了整体社会发展,非但不应删去,更应考虑予以重整。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金沙电子mg|提供及时生活信息|汇集城市资讯|网站地图 申博sundst 申博sunbet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