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C生活通 >【教育侏罗纪】逆流循道——中学生争设文学科

【教育侏罗纪】逆流循道——中学生争设文学科

2020-06-13 426浏览量
【教育侏罗纪】逆流循道——中学生争设文学科
吴旸老师(左一)、李凯茜老师(左二)、黄珮仪校长(中)、林琬旻(右二)、邓裕东(右一)

在不少中学里,中国文学科都面对被「杀科」的命运。课文繁複、考核冗长、配套匮乏,在讲技巧与碎片化的新高中学制下,全港只有不足4成的学校开设文学科;报考公开试人数上,更从首届的3000多人下跌到去年的1700多人--在这种风气下,循道中学却逆流而立,开办新高中文学科。自2013-14学年起,同学都能在公开试考获5**等佳绩;今届中六预科,也有15位同学準备应考文学。文学教育的种子得以发芽,实源于6年前,一班学生成功争设文学科的故事。



沿着加士居道的山坡缓缓上行,循道校墙的鲜花正恣意展放,夺目如火。访问当日,校长、两位科主任老师、旧生与在校生都如好友般融洽交谈,细数往事。要令到校方开科,旧生需要通过黄珮仪校长的三个考验:一,找到任教文学科的老师;二,通过文学知识测验;三,也是最困难的一关--在学校的高层会议上,说服师长。到底他们是怎样克服重重挑战,令校方接纳建议?



想学赋比兴开科过三关

无论在文凭试、会考还是高考的课程,循道中学都没有开办文学科的惯例。「为甚幺周围环境都散发轻视中文的气氛?」就读城市大学的邓裕东,是当年有份争取开科的旧生。初中时的他已常常背诵诗文。「总觉得文字稚嫩,希望藉文学来提升造诣。」好读古典诗词,也会为自组的乐队填词;应考文凭试中文写作卷时,他就以林夕为例,论证「传统不是创新的担子」。


DSC_0334

邓裕东相信,流行曲歌词也有文学的价值。(李颢谦摄)


年少总是气盛。当年中三的邓裕东,与几位志同道合的同学萌生争设文学科的念头。根据学校惯例,开办一科选修科的最低要求是有8个学生选读。他们第一步做的是写信表达诉求,接着发起联署。「收集了10几个签名,就去游说校长。」为令校方回应,邓裕东与同学们展现出决心与诚意:先找到愿意负责的老师,再通过文学知识测验。



最难克服的一关,始终是在校方的高层会议上,说服17位老师。「连同我在内共8个代表,心情都非常紧张。」思考人生义理的话,学校已设有宗哲科。对校方而言,文学科还有甚幺开办的价值?「想传承中国文化。」被刁钻问题考起,唯有以心底话回应。最终,与会老师以9:8的投票结果,通过开办文学科的动议。仅一票之差。「现在回看,这个行动疯狂吗?敢于争取,也许就是循道人的特质。」


mc pp

当年争设文学科的同学,都写了陈情书。(李颢谦摄)


校长:同学想读,也要老师想教

「读书要读得好,一定是学生读着他们喜欢的学科,老师在教他们想教授的知识。」黄珮仪校长相信师生的想法与能力,会提供适当的自由空间,让他们发挥创意,愉快学习。3年前在网上引起热话、以生动幽默手法讲述三角形几何概念的「SAS洗脑歌」,便是循道中学的数学科老师、校园电视台联同同学炮製的作品。



身为一校之长,黄校长亦须考虑教学资源的限制,平衡学校发展的需要。「如果同学是贪一时好玩,即使给他们开设文学科,都只会hea读了事。这对其他学科、老师与学生都不公平。」学生过足三关,满足到修读的门槛也不足够。「在中文组里再抽调老师教文学科,一定会为他们带来额外的工作量。」校内的中文科老师不计付出,全力支持。难怪中文科科主任李凯茜笑说:「学生如此主动认真,我们又怎会扑熄他们心中的火?」


DSC_0362

说到校内学生,黄珮仪校长(左)与吴旸老师(右)都流露欣喜的笑容。(李颢谦摄)


敢玩文学唔使举手

「文学是一门个性化的学科,总能吸引性情浪漫的人。」文学科科主任吴旸,受到学生的感染,肩负起教导文学科的重任。中学时,他已经跟着文学老师陈达生(国学大师陈湛铨之少子)研读宋词,比较版本优劣;升上中大中文系后,他对文学的兴趣就更为浓厚。「文学是情感教育。它的教化作用,就如在生命里打开一扇窗子,让我们一睹绚丽夺目的风景」。



大环境不断在变化。要提升教学质素,吴老师深明与时并进的必要。他会定期更新教学重点,分享自己对篇章资料的看法,也研究《红楼梦》课文部分的炼字要诀。最近,他还得到校方的同意,在课堂上运用手机Apps ,上载篇章问题供学生作答。「很多同学会把自己的帐户改成我的名字,天天猜测我心情,模仿我的说话。凭着行文语气,多少都估到边个打边个。」要做到教学相长,知识见用,也需要师生敢「玩」。



修读文学科的中六生林琬旻认为,「用Apps 学文学」的方法新颖可取。「有些同学比较怕丑,不会举手答问题。透过Apps 作教学媒介,同学能更大胆地表达想法,老师又可以同步与学生互动。」她喜欢进步开放、突破传统限制的现代文学作品,如张爱玲、鲁迅、西西与三毛。


DSC_0366

能够修读自己喜欢的学科,林琬旻也感谢师兄姐们的付出。(李颢谦摄)


教育就是陪伴

文学班的修读人数不多,胜在同学意志高昂,目标清晰。「选科时,已经觉得文学科能够超越中文科的创作框架,能够让我拥有更自由的写作空间。」林琬旻也对新闻学抱有兴趣,长远目标是升读大学的传理系。



追求自由表达,不代表古文素养疏浅。林琬旻能够把一整课韩愈的《进学解》倒背如流,因而获得吴老师送赠《刺杀骑士团长》作鼓励。吴老师的态度倒也洒脱:「学生读文学科,不代表会长远留在文学的圈子。能够在学生的生命里出现过,陪他们一程,看着他们成长,就是作为老师的最大心愿。」



循道文学科的「争取运动」成为校园佳话,文学在学生心中的地位也得到提升。黄校长笑言,学生更投入地学习中文,发掘当中的乐趣。「早前请了作家来学校讲张爱玲,同学们的反应都非常积极。我相信,学中文、文学的气氛正在慢慢改变呢。」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金沙电子mg|提供及时生活信息|汇集城市资讯|网站地图 菲律宾申博138娱乐 sunbet(官网)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