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C生活通 >【文创】一架烂钢琴 演奏爵士乐神话

【文创】一架烂钢琴 演奏爵士乐神话

2020-06-13 327浏览量

【爵士现场】特约:郑泽相


Keith Jarrett回忆,这烂钢琴低音部太糟,所以重复以低音动机来推动音乐,似乎就是弥补音响先天不足的方式;依照一些在场观众的说法,演奏着的Keith Jarrett靠扭动身体,用身体重量来击键,发出足够填补歌剧院空间的音量……

【文创】一架烂钢琴 演奏爵士乐神话

在我心目中,《The Koln Concert》这个演奏让我体验奇迹。一位非常有胆识的17岁德国女生Vera Brandes,决定在科隆接下举办Keith Jarrett巡演的音乐会。那是1975年,当时的Keith Jarrett在欧美有名气,他在欧洲巡演是和制作人一起开车一个个城市去。

他们刚开了600公里抵达科隆,一晚没睡好,累趴趴地发现说好的钢琴因工作人员失误,并没有在台上。搬运钢琴的工人和卡车开走了,留下的是一台练习用的三角钢琴。更糟的是,这架钢琴严重失修,让严重失眠累得贼死的Keith Jarrett,也为背脊筋骨失调所苦多天,长途跋涉来到科隆,面对这样的问题;他还是出名坏脾气,这时候的他应该挥袖而去,不过我猜想可能主办人是年轻貌美的女生,而他不好意思发飙?

不管如何,他丢下一句:“你就搞定这钢琴吧!”然后回酒店休息。照他的回忆,这午觉睡也睡不好,晚餐时到一家意大利餐厅也不顺。说真的,在德国吃意大利餐也真活该。当晚音乐会在莱茵河右岸的科隆歌剧院,时间是歌剧演毕后的11点半才进行,当晚的1400张票全卖光。

Keith Jarrett本来打算不录音,不过Manfred Eicher的团队已把录音器材安装好,事情似乎往失败走去!将心比心,我可以体谅Keith Jarrett的焦虑,当然更不提主办方这时候一定忍尿忍得发炎了吧!这架不该上场的钢琴,是歌剧院练习被操得伤痕累累。虽然在演出前已有调音师尽了人事,不过就只是中音区还算用得上,低和高音区失守。录音师用的是一对传奇的德国制Neumann U67麦克风出版的唱片分两张黑胶推出:一共收录四道音轨:1. “Part I”–26:01;2. “Part II a”–14:54;3. “Part II b”–18:13;4. “Part II c”–6:56。

多方努力说服,乐谱才获出版

我会想像当晚的演奏家似乎挤出身上最后一丝力量,来完成这段旅程而松了口气;整个演奏厅也停止呼吸,跟着最后残留的音符而时光静止。安哥曲标题为IIc,这首像救赎般的旋律,作为整张唱片的终结。往往这个时候,我都会吐出一口长气,耳边响起千多个观众如雷的掌声。

这个差点夭折的音乐会录音,成功推出后销量不断,是史上最好卖的爵士钢琴专辑。后来两位日本人将这一个多小时的即兴演奏,完整地整理成乐谱,在多方努力下说服Keith Jarrett后,得以出版。

念大学时,我常跟着乐谱用心听这唱片,想在这音乐里弄清楚他的想法,他的想像力,他的故事。后来我也尝试在音乐会上弹奏Part IIc部分,那段旋律有了题目,叫做《Memories of Tomorrow》。在如此不利的条件下,弹奏出这幺伟大的音乐,激励着一代代的音乐家。

遥想巴哈在月光下读着乐谱,在脑海里想像那个声音的展现。或舒曼写着他的音乐论述,十九世纪的人们读着那文章,只有可能在下个月演奏会上才得以听到那音乐。马勒交响乐在他有生之年,只被演奏过三几次。

Pablo Casals回忆在他成长的小镇上,镇民会邀请乐团来访前,大家聚在一起演奏乐团将会演奏的曲目,熟悉音乐的声音来迎接乐团正式的演奏。或Robert Johnson的音乐在他死后才让世界听到。

这时的你,如果读着这篇文章在想:“啊,到底这音乐是怎样的啊?”请你赶紧用YouTube听听,或买一张《The Koln Concert》聆听一下。那是我们这个时代太容易可以做到的,珍惜这样的机会吧!

扭动身体,用身体重量来击键

演奏一开始,背景可听到观众的唏嘘笑声;有人解释那是因为音乐动机,是歌剧院提醒观众入场的音乐动机,是非常有趣却打动人心的传说。不过我没听到那笑声,不管是黑胶、CD、YouTube开多高音量都没听到。

从这音乐动机发展出来的是万花筒般的色彩:从抚慰人心的沉稳和声,延伸到渐渐按捺不住的躁动。稍作歇息时,右手狂想的飞奔是古典似的呢喃,超越形而上的宗教式狂喜,配上种植在土地上的坚定舞步;我们还真说不上这是爵士?古典?摇滚?灵骚?乡村?实验?可确定的是,那是根植在爵士沃土上孕育出来的音乐。

Part IIa和IIb是同一首曲子,黑胶唱片的容量关系,砍成两段,分别收录在第一张黑胶的Side 2和第二张黑胶的Side 1。这首即兴是以强劲的低音动机为推动力,像摇滚音乐一般立足于D调性上面回转;在出其不意的地方,似乎要离开那原始调性,不过又再回来,离开又再回来,像意欲离开恒星吸力的行星,一直回到轨道上;一直到引力消失,行星坠落到新调性,黑暗抑郁的新世界。

Keith Jarrett回忆,这烂钢琴低音部太糟,所以以重复低音动机来推动音乐,似乎就是弥补音响先天不足的方式;依照一些在场观众的说法,演奏着的Keith Jarrett靠扭动身体,用身体重量来击键,发出足够填补歌剧院空间的音量。乐思在机动性强的推动力减弱进入冷酷世界里,乐思像星点的火经历考验,在长长的一连串吟叹调突破重围,直到最后像无力再续而终结。至少那是经历了一番努力的终结。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金沙电子mg|提供及时生活信息|汇集城市资讯|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188直属现金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官赌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