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E最生活 >NCC 主委谈:台湾如何做数位产业的典範转移?

NCC 主委谈:台湾如何做数位产业的典範转移?

2020-06-08 857浏览量

NCC 主委谈:台湾如何做数位产业的典範转移?

各位来自产业、学术界、政府机关以及各位关心新媒体发展的女士、先生们早安!

诚挚欢迎各位拨冗参加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委託办理的「数位经济下的新媒体发展趋势论坛」-南区论坛活动。一大早在热情的南台湾与各位相见,我感觉国内新媒体发展的前景充满希望。这个论坛的北区场次已经在 10 月 1 日顺利落幕,今天的南区论坛则是延续相关的议题,继续深入探讨。现场有些来宾可能参加过北区场,又再次报名参与南区场次,也可能是直接参加南区场次,我们都诚挚的欢迎,只有各位持续对数位经济议题的关心与重视,我国网路新媒体才能在这波数位革命中产生足够的影响力。

今天我想要跟大家分享三个重点方向:

壹、后数位汇流时代之监理与资通讯传播产业政策思维

贰、跨国界跨产业跨部会的网路治理

叁、新媒体发展趋势与核心议题

壹、后数位汇流时代之监理与资通讯传播产业政策思维

「以宽频社会 (broadband society) 驱动数位转换 (digital transformation) 带动数位经济 (digital economy) 的典範转移 (Paradim Shift) 与高速发展」是当代最重要的议题 , 也是世界各国最关注的焦点,以我这次赴比利时出席的 2017 IIC IRF 的六个重要主题为例,世界各国的通讯传播监理机关共同讨论了:

一、数位生态系统下的「信任建立」: 内容与讯息的传递,除了服务品质 (QoS) 议题外,将更须重视隐私、资安与透明度等问题。

二、富饶世代的媒体多元性: 监理者及其通讯传播政策制定者如何回应「多元性」的挑战、内容的着作权议题以及缤纷多样的终端设备游走盗版争议边缘的全球共同现象应如何面对?

三、规管思维的再省思:「独立规管」的实质意义到底是甚幺? 快速变迁的数位环境中,监理体制及法律设计如何能促成更有效率的跨部门合作?

四、迈向「动态监理」的新思维,以强化数位经济发展: 因应现世代资料与讯息流动所产生的新型态产业价值链,监理者须将电信政策 (telecoms policy ) 与媒体政策(media policy)融併思考? 需要再重启事前/事后管制的竞争监理思考? 数位经济下的接取(access)与连结 (connectivity) 议题如何看待?

五、 OTT 与 apps 的规管: 需要全球性的解决方案吗? 监理者规则的建立是否应妥慎思考数位经济整体脉络,以及 OTT 产业的价值链、基础建设与新形态的市场主导者(SMP)问题?

六、终结数位落差: 何谓「无所不在的涵盖」(ubiquitous coverage)? 如何运用频谱新技术(white space、5G…)强化涵盖率? 又该如何重新看待「最后一哩」(last mile)的议题?

从这样的主题安排中,我们可以看出目前通传监理及其通讯政策主管机构关注议题之核心脉络 — 通讯传播监理必须在「数位经济」的脉络下,从全球化的网际网路连结情境去思考如何「治理」(而非「管理」)。在讨论与交流的过程中,与会的各国通传管制者都同意,因为数位技术的跃进与网际网路的普及,如今「后汇流世界」(a post convergence world),要去理解与诊断问题,势必需要打破「前汇流」(pre-convergence)的思维及管制架构;问题不再侷限一时一地、亦无法透过单一的控制机关或管制手段去因应。在快速变迁的环境中,甚至必须要扬弃「问题一定有答案」的观念,让受决策直接或间接影响的个人、产业界、非政府组织、研究机构与政府内部各机关等共同寻求「面对问题的共同意识」,让数位生态系(digital eco-system)能够动态地自我运作。监理及资通讯播政策主管机关的最大责任即是在于维护此一治理及动态机制能顺畅运作,再也不是、也不该是指东道西、勤教严管的家长型组织。

以 NCC 来说,规划前瞻性寛频建设计画,以普及与提升高速网路为目标带动新兴服务成长,就是鼓励带动应用服务与影视音内容发展的基础任务。近年我国固网宽频帐号数趋近饱和,至 106 年 7 月固网宽频家户普及率约为 66.3% ,而伴随有线电视数位化,有线宽频占固网宽频之比例约 23.3% 并呈现逐年成长,已经成为第二条固网宽频的选择。在行动网路方面,我国开放 4G 虽较欧美先进国家略晚,但成长快速,至 106 年 7 月 4G 服务用户数已达 2003.8 万,每一用户平均传输量高达 14.2GB,各业者 4G 电波人口涵盖率约 93.2~99.4%。目前 5G 应该是大家非常关注的焦点,理论上传输速度远超过 4G,可以提供网路应用服务开发者更大发挥空间。NCC 正积极规划 5G 频谱,也持续关注国际间行动网路发展趋势,任务就是致力建构资源合理使用、促进市场参进,使「IP 化网路基磐建设」能够更有使用效率与弹性,并关切基磐竞争瓶颈管制议题,适当採取轻触管制避免阻碍创新,最终来说都是提高速度、覆盖率与促进资源使用效率,落实 「以宽频社会(broadband society)驱动数位转换(digital transformation)带动数位经济(digital economy)的典範转移(Paradim Shift)与高速发展」 之目标。

贰、跨国界跨产业跨部会的网路治理概念与落实

OTT 是无疑这波新媒体浪潮的主角,在层级化的后汇流架构下,基础网路层之上是逻辑层,逻辑层之上则是各式各样的社会与经济的各种行为与经营态样;而针对层级化网路架构的模式,联合国自 1999 年至 2015 年,就网际网路治理议题召开世界资讯社会高峰会(World Summit on the Information Society, WSIS)、Internet Governance Forum(IGF)等会议,促进网际网路发展,特别是协助开发中国家发展网际网路。

而 WSIS 工作小组(Working Group on Internet Governance, WGIG)于 2003 年对网际网路治理做出以下定义,各国政府或公、私部门及公民社会针对网际网路发展及应用本于各自之角色、立场,为塑造网际网路的发展及使用环境,秉持共同之原则、规範(则)、决策程序等。 在国际间的网路治理讨论,让全球产业界、 学术界、公民团体、非营利组织等多方利害关係人(multi-stakeholder)由下而上以共同参与的讨论模式,与政府以「平等、公开、透明」方式,拟定或参与规範网际网路的发展和使用阶段的共同原则、準则、规则、决策程序及方案。

联合国定义的网路治理议题大致分为五大项:基础建设与标準化(Infrastructures & Standardization)、法律(Legal)、经济(Economic)、发展(Development)以及社会与文化(Socio-cultural)。越下层的基础网路与逻辑层是以去管制化(De-regulation)后的再管理为依归,包括网路安全、资源弹性、技术发展、开放互通、普及近用等,越上层的各项行为与经营态样则是实体世界的法律适用与新议题之跨领域多方利害关係人共管(multi-stakeholder co-regulation)为核心,兼顾经营弹性、跨域规範、资讯透明、便利可靠、创新应用、数位包容…。

随着资通讯科技的普及,重要性与日俱增,也带给民众多元的收视管道。事实上,诸如 OTT、物联网,或其他网路应用服务,均构建在基础网路建设之上,不可避免都会触及相关技术标準化、网路中立性、网路互连、隐私权、公平近用、平台中介组织责任义务等各种问题,而 OTT 的发展更着重人才培育、内容产製的成本效益、儿少或消费者保护、着作权、数位金流等问题,可谓五花八门,广泛涉及各相关部会权责。为营造合理的产业发展与竞争环境,各部会都有相应的权责。

在此我特别强调,我国参考美加日等民主国家发展趋势,不以发照模式管制 OTT,而是针对发展过程中会触及的种种面向,以「数位通讯传播法」介接各该法令分别适用管理,且产业界与数位公民社群的意见都必须整合。各部会应基于鼓励产业创新发展为出发点,以保护所职掌的法益为基础,积极应对网路时代所需,检视、调整法规,并赋权使用者成为数位公民,参与网路公共政策的决策过程。把各方利害关係人放在同一个基础上,共同公开与透明的讨论,提高政府整体施政效能,这就是 NCC 近来一直提倡的「网路治理」核心价值,基于这个理念,我们除使 IP 化网路基磐建设能够更有效应用外,也将持续整合及推动跨产业、跨部会的沟通机制。

Public Knowledge 总裁兼执行长 Gene Kimmelman,9 月在瑞士日内瓦的 ITU 活动中,代表民间团体对公开意见谘询提出了 OTT 治理对话主导的三个问题,「公平竞争」、「搭便车」和「相同服务,相同管制」的问题。且分析了不应该将 OTT 服务,视为与传统电信(network)服务相同的方式。

关于规管 OTT 的讨论,从基本上来说,就是讨论如何规管「网际网路」,直接会冲击到网路中立性、表意自由、消费者权益和创新。我们认为应从普遍性公共利益的理由来考虑 OTT 服务提供者的义务,例如:可接取近用性、表意自由和用户负担的能力。但是我们不认为 OTTs 服务应该像电信业者那般来规管,因为它们在非常不同的市场中是扮演不同的角色,我们支持可以让 OTTs 蓬勃发展、让消费者选择权倍增的开放网际网路的价值观,我们认为,政策制定者应该确保一个有利的框架,让网际网路成为创新和创业的开放空间,从而在基本上提高网路中立性的价值,和相对包容的创新发展环境。

目前 OTT  整体产业概况尚未清晰、大家心中想像的 OTT 範围与理想蓝图可能不完全一样,用户轮廓与收视习惯更为分众化与多元,新媒体的特性注重互动与即时反应,广告效度量测也有新的观点,是一个跟过去完全不同的产业生态。可以确定的是,OTT 本质就是跨域与跨国竞争,面对新媒体发展较早,以强大内需市场与强势文化输出为基础的跨国性 OTT 业者,对于国内性质相似的业者可能造成一定压力,这更凸显产业上下游整合重要性,因此加强产业垂直整合与横向连结,了解彼此对 OTT 内容发展,商业获利与竞合模式的态度与想法,也引导外界关心新媒体相关议题,落实网路治理多方参与精神,釐清政府在新媒体时代的管理与辅助的角色定位,思考如何营造有利数位创新经济发展之开放网路社会,正是这次活动的目的。

叁、新媒体发展趋势与核心议题

9 月 23 日第 52 届的电视金钟奖颁奖是传播媒体界一大盛事,优质精彩的影音内容充分展现内容产製者的活力与创意,也代表文化的传承延续。紧接着第 54 届金马奖也即将登场。的确,我国 OTT 的发展面临非常多挑战,其中最关键的问题之一,无疑,绝对是我国影视内容产业之发展。我过去曾经投入影视内容产业,也是文建会时期的文创产业专案办公室主任,推动相关立法及投融资机制之建立,对于文创产业的现状感触很深,只有拥有高质量、符合分众需求的内容,才是各通路及平台,当然包括 OTT 平台长久经营的必备条件。如何写出让人惊艳的剧本,如何让收益回流到内容产製者,使他们有资源再创造更感动人心的内容,是一个很複杂的结构问题,但我始终相信,我国开放自由、多元族群融合的环境,有助于创意的发想,只要资源整合到位,对市场定位精準,仍然有无穷机会。而 NCC 为了导引活水挹注广电产业,已开放置入性行销与赞助作法与规定,希望在製作资金的取得与视听众权益间取得平衡,另外  NCC 因应数位汇流趋势,也正在修订广电三法,届时也将再进一步解除不合时宜的管制项目。

今天的论坛活动,包含三场座谈,分别是 (1)「OTT 整合资源与找寻定位」:探讨我国 OTT 如何结合在地资源,在市场上形成有效布局,整体性分析 OTT 发展挑战与机会、(2)「自製剧的困境与解决方法」:讨论本土网剧产製、行销、露出通路方面遭遇的困难、资源如何回流到内容製作者,以及境内外观众适合什幺风格的内容设计;最后 (3)「境外合作方案与案例分享」:面对全球 OTT 跨国竞争,我国拥有什幺独特的筹码能因应全球市场变化调整布局?与境外相关业者合作的契机为何?是否有值得参考的案例与方向?以上各议题都是紧扣数位经济当前最夯的议题,所邀请到的与谈贵宾,都具备了丰富实务经验,相信在互动过程中,大家一定能够满载而归,不虚此行,我也非常希望听到各位对相关议题的看法。在此就不占用各位太多时间,再次感谢您的参与,并祝活动圆满成功,各位身体健康,谢谢!

延伸阅读

Apple Watch 3 在台湾没上市是 NCC 法规害的? NCC :误会一场,配合审查都欢迎
国民党批脸书搞「绿色恐怖」,帐号被删要求唐凤、NCC 出面说明
NCC 说好:未来第三方支付可以和电话费一起缴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金沙电子mg|提供及时生活信息|汇集城市资讯|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月博会员登录中心入口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百胜手机娱乐平台